首頁
  我們的教會與沿革
  我們的異象與目標
  我們的信仰與特色
  我們的策略
  社青大專牧區
  青少年牧區 facebook
  兒童牧區
  鳳山教會錫安堂
  2012主日詩歌講道
  2011主日詩歌講道
  2010主日詩歌講道
  2009主日詩歌講道
  2008主日詩歌講道
  2007主日詩歌講道
  2006主日詩歌講道
  2005G12信息系列
  經歷神禱告聚會
  特會專欄
  聚會時間表
  服事表
  彩虹兒童學習營
  生活成長班
  讀書會
  101~401及退修會
  一載聖經進度表
  C3讀經
  神的恩詔 神在黃昏
  尊榮父母 祝福滿滿
  小組門徒裝備資料
教會點滴
  圖書查詢系統
  網站連結
  留言板
  與我們聯絡
   
  我們的名稱及標誌:
我們向政府登記的正式名稱為「財團法人高雄市基督教會錫安堂」,對基督教界我們的簡稱為「高雄錫安堂」,但又因我們的所在位置就位於 高雄市出後火車站左前方,故我們向著慕道友的簡稱就叫「後站教會」。我們也有一個社區服務的機構,稱為「彩虹社區服務中心」,若有些服務 及接觸需避免宗教色彩,以方便福音的初步接觸,我們就使用此一名稱。
     
我們的標誌: 代表意義:  
  1. 救恩彩虹 6. 多元變化
2. 直奔標竿 7. 活力奔放
3. 向上展翅 8. 神聖眼目
4. 榮耀火焰 9. 肢體聯合
5. 通天橋樑 10.恩臨蕃薯(台灣)
 我們教會的沿革: 
    高雄錫安堂於主後1979年設立,其中經過數次搬遷,也歷經數位負責同工,1985年母會買下安寧街會堂
,1997年我們地方教會購買九如二路366號5樓現址,1998年承蒙母會捐贈安寧街會堂,並於1999年06月30日設立獨立的財團法人。
    錫安堂於1954年在台北溝子口由榮耀秀、林樂道教士創立,以追求主自己的「內在生活」及保持「神的同在」為教會的異象,教導常常學習住在基督裡,並過一個順服、喜樂、讚美、花時間等候親近主的生活,常常提醒要渴慕意識到神的同在,被聖靈充滿,享受並經歷神的醫治及榮耀的大能,遵守主的命令且持守內裡的渴慕,愛祂、謙卑地注視祂,直到模成神兒子的榮形,等候眾子一同顯現,成為羔羊的新婦。
我們的源頭應溯至1901年,陶威博士創立以基督徒聚集為理想的錫安城,後來雖然失敗,但卻在廿世紀初經歷了聖靈的大澆灌,其中許多的人後來分散在各地成為五旬的祝福,其中羅炳森師母於1910年開始錫安城的信心家庭,經常安坐在主腳前等候祂,注視祂的同在,家庭成員均過信心生活且成為各地傳道人從新得力的所在。
    1936年羅炳森師母去世,之後歷經一些波折,信心家庭最後由安德魯弟兄負責另一個世代的服事,其曾有七年在淫亂的犯罪深淵中,卻因在啟示的光中看見「神的憐憫」而再回轉向主,因而興起了「神的憐憫」亮光的職事。因安德魯弟兄曾經犯淫亂的罪,此一職事雖然受到許多的批評,但終究在教會歷史中留給神兒女偉大的產業,顯然地對「神的同在」的職事是一個真理另一端的平衡,因而帶出更多對弟兄姊妹的愛和憐憫。
    錫安城信心家庭羅炳森師母的職事,在其被主接去後,由其所造就的傳道人吳老牧師在紐約布魯克林立巨屋五旬節教會承接,他們有一特別的退休營地Piligrim Camp,且發行「生命之糧」(Bread of Life)月刊,因著吳老牧師的屬靈生命及追求,影響了世界各地的許多人,而榮教士、貝教士就是曾參與其中的追求及服事上的操練而受到影響,也將這榮耀的異象帶到台灣,在其忠心持守呼召下,各地的錫安堂如雨後春筍一一設立,成為各地渴慕主之人的聚集。榮教士於1986年去世,貝教士繼續接任之,1990年錫安堂開始了自己的神學院「撒母耳訓練學校」,由曹力中牧師擔任校長,繼續訓練新的一代成為神國度的精兵。
  我們當今走的道路:
1、
榮教士被主接去後,她所服事的那個世代顯然地也躍進了另一世代,我們是否持守住聖經中神真正的心意,還是我們也陷在傳統和包袱中、儀文和口號中,而失去了聖經啟示中應有的真質。
2、
故我們仍應隨時敏銳於聖靈繼續的引導和水流,求神給我們真實謙卑肯學習的心,不因著「神的同在」亮光的寶貴,卻忽略在各方面神所要我們學習認識的。
3、
高雄錫安堂雖是個地方教會,但我們仍要熱切和全省各地的錫安堂保持屬靈的交通,同樣的我們也熱切和不同宗派及教會的聖徒相通,當然因著時間、空間、精力有限,外在的聯合不是最主要的,真實靈裡的合一及謙卑,彼此學習、彼此配搭才是重要的。
4、
高雄錫安堂當今的人、事、物及面對的環境有神在每一階段的引導,我們也面對我們的瓶頸和挑戰,如何在其中聽見聖靈的聲音,討主的喜悅,走主的道路仍是我們的課題;雖然方法、策略需要被主更新,異象和目標更需要永保清新。
5、
雖然榮教士將寶貴的「內在生活」、「神的同在」之異象及託付留給我們,但當地方教會面對當時的世代,及當地的環境時,仍有教會治理上的各項需要及講究。另外在傳統中的欠缺及偏差,以及專注在某一個亮光上所衍生的問題,更要仰望聖靈的帶領,走出聖靈要我們走的道路。